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农业信息

山西吕梁红枣如何走出困局

2020-08-09 06:08:41

  通红喜人的红枣将枝头压弯,掉到地上无人拾捡连成红毯——2015年秋,山西吕梁柳林、临县、石楼、兴县等红枣主产区漫山遍野的枣儿丰收了,却没有等来上门收购的人。

  作为国家重点扶持的11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上世纪90年代,吕梁山区曾是我省甚至全国最大的集中连片红枣生产区域,以木枣系列为主要栽培品种,面积近200万亩,年产量约30万吨,从业人员保守估计有七八十万人,一度成为当地脱贫的支撑产业之一。

  但如今,红枣品种的市场竞争力弱、产业化程度低导致枣贱伤农、劳动力流失管护跟不上、缺职业枣农,科技难以形成生产力,吕梁山区的红枣产业面临发展困局。

  枣农的红枣丰收之忧

  3月下旬,临县石白头乡衬罗局村九峪组,69岁的枣农白守平的院子里,往年平铺晾晒的红枣今年难觅踪迹。

  白守平有30多亩枣树,共500多棵,一家人靠枣维生。“红枣成熟前遇雨就会裂开,前年总共收了5000斤,每斤9毛钱,还算可以。”老白说,“去年红枣好不容易大丰收了,价格却贱,三毛钱都没人收,我打了5000多斤,剩下的十多亩就没管。”

  九峪组位于距离县城30多公里的山区,道路崎岖难走。近年里年轻人大多出外打工,留在村里的以老人为主。老白说:“我们这里靠老天吃饭。春天雨少,秋天雨多,枣不如新疆的长得大,卖不过人家。”

  种枣是一个辛苦活。“农历三月要上化肥、剪枝,四五月要锄草,六七月份还要再剪枝。八月中秋节后要收获,每天早晨五点起床打枣。”白守平有些酸楚地说,一年劳碌下来,丰收欠收都是个这结果……白守平的儿子白侯东舍不得父亲发愁,原本想把红枣运到省城或者省外去卖,却发现运费太贵,不赚还会赔。

  在官方公布的数据中,沿黄四县目前有红枣总种植面积近200万亩,其中临县82万亩、柳林28万亩、石楼27万亩、兴县18万亩。记者从吕梁市林业局了解到,老白的遭遇只是吕梁众多枣农的缩影,2015年该市各县都碰到了红枣滞销情况。

  吕梁红枣滞销的问题一直牵动着方方面面的心。我省的政府部门在广泛调研之后,采取“金融下农村、电商进吕梁”等“立即办”措施,果断出手救枣——省商务厅多次组织调研团队前往吕梁进行调研,在互联网上广泛征集好点子,为红枣寻找销售大户;当地相关金融单位一把手深入枣区,按照“救急救紧”的要求,确定贷款发放指标,解决红枣储存、加工、销售企业贷款难、无担保、无抵押等问题;临县、柳林等主产区抓住现有销售合作渠道,在吕梁、太原、吉林、北京举办“年货节”,力争进一步打开市场,扩大销售成果……临县淘宝红人王小帮则利用网络影响力组织枣农在省城义卖红枣,也让一部分枣农过了个好年。

  为了帮助心急如焚的枣农们,国内各大互联网平台也纷纷行动起来。其中,B2C电商、大宗B2B平台、搜索网站、门户网站,成为了助农的四大力量。随后吕梁推出了农产品网上展销活动,重点推荐红枣。

  多方联动解的只能是枣农的燃眉之急,产业升级才有望终结吕梁红枣滞销顽疾。

  吕梁红枣为何没有与时俱进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吕梁红枣产业主要以干制枣、低档蜜饯等占领市场,每斤鲜枣2元、干枣5元,曾长期占据国内主要枣果市场。

  从2003年开始,以交城骏枣和太谷壶瓶枣为主的山西优良红枣品种被大量引种到新疆等西北地区,随之打造出来的“新疆骏枣”品牌迅速占据国内主要红枣市场,而原产地山西的干枣因个头较小,品相不如新疆大枣,逐渐失去市场。吕梁市林业调查规划院高级工程师樊晓军称:“的确,受新疆红枣的冲击,吕梁红枣面临着严峻考验,和新疆红枣在市场上‘短兵相接\\’,我们自己的枣甚至出现了‘无市无价\\’的现象。”

  安建军是吕梁市离石区一家土特产商店的老板,卖了24年的红枣和核桃。在他的商店门口,醒目地摆放着一大堆红枣,临县红枣3元一斤。旁边隔着几袋核桃放着几堆新疆枣,最便宜的也在10元以上。来来往往的顾客常常是看一眼3元的临县红枣,然后在新疆枣跟前驻足打问。

  安建军说,他特意把本地红枣放到显眼的地方,但人们还是不买。“本地枣最好的零售卖到6元,而这些新疆枣最贵时能卖到25元。”仅以安建军这个普通的土特产店为例,每年卖出40多万斤的红枣,本地枣不到30%。

  除了“新疆骏枣”,晋南稷山板枣、临猗梨枣等晋南枣的崛起对吕梁红枣也是“冲击”。晋南枣无论在品种的更新换代、管护技术提升、品牌打造上都很专业。临猗县山东庄的李长娃从挖酸枣树嫁接开始从业30年,目前30亩冬枣卖到了300万元。能赚大钱的原因之一就是一直走在产业的潮头。晋南水果在当地一批职业果农的引领下,逐步完成了产业的升级。

  王小帮对此深有体会。作为国内知名的网商,他在淘宝网开设的“山里旺农家店”主营吕梁最“土”的农产品。随着业务的做大,他也帮助吕梁之外的农民代卖一些有特色的农产品。“人们都是吃个新鲜,回头客还是选择晋南枣和太谷枣多一些。”他也表示,春节期间他组织的义卖对于吕梁红枣产业只能是权宜之计,如果红枣自身不寻求突破,最终只能被市场淘汰。

  反观吕梁枣业这30年,装进篮子里就是枣、掉在地上就当肥,当地的枣农没有也不敢把枣树当成致富产业,看似红枣经纪人成群,但市场并没有培育出职业枣农,他们对市场变化不敏感,枣业自然不进则退。

  与没有职业枣农“对应”,吕梁红枣目前以蜜饯等初级加工产品为主,能保全红枣营养、便于消费者安全食用的枣休闲食品几乎没有。樊晓军称:“吕梁红枣产品类似、品牌不一,导致市场竞争能力不强,占有市场份额不稳定,且各自为阵,内耗大,这些年又没有新的深受消费者喜爱的产品,最后形成互相竞争、互少赢利甚至不赢利的经营格局。”

  与此同时,从新疆收购原料,打山西品牌已经是红枣行业公开的秘密了。龙头企业引领不力,同质化低水平产品竞争导致了行业利润摊薄,处在下游的农民从枣业找收入更难。

  走出困境需多管齐下

  红枣滞销引发多方关注,目前已成为各方把脉山西经济的一个切入点。作为国家扶贫开发攻坚的主战场之一,特色产业升级成为吕梁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脱贫看得见的可持续手段。我省提出要用“一县一业一品”的理念推动特色产业的提档升级,成为山西特色农业践行供给侧改革的一个抓手。

  “一县一业一品”理念是指,以县域为单位的农业特色产业要在新品种推广、新产品开发、大品牌打造上下工夫。

  “就吕梁木枣来讲,品种和产地定位应转为优质加工原料品种和优质原料产地,同时进行产区加工品种改造升级,需要分几步来走,一是嫁接改良新品种。目前我们从吕梁山选育的临黄1号,适应好,抗裂果,丰产性和商品性都不错。”山西省农科院果树所所长李捷说。

  “这么多木枣树一下子全改良也不现实,应该重新市场定位,做深加工,将内在品质好却卖不出价格的枣果甚至残次果有效开发利用。比如我们成立的红枣技术产业联盟拥有的红枣醋饮、红枣果酒等酿造产品,无论在品类上还是在中国特色产业的国际表达上都能支撑起高附加值的枣业发展。”李捷说,“此外,枣渣也是高膳食纤维产品,还能深度开发出好产品。对木枣全加工,保守估计可以支撑起木枣3-5元/斤的收购价。”

  但也有业内人士提出另外一种看法。吕梁红枣经纪人马芝行称:“改良品种是典型的‘瞧对了病,下错了方\\’。”其实,吕梁的木枣改良一直没有停止过。上世纪90年代,当地引进五六十个外地优良品种。但是在新世纪初,由于抗裂性能不如木枣,许多农户将壶瓶枣、骏枣等锯掉,恢复成原来的木枣。“这么多年来,木枣在吕梁被实践证明是裂果率最低的一个品种,也最适应当地气候条件。盲目嫁接和改良风险极大,枣农损失可能更大。”马芝行说。

  吕梁红枣产业发展的停滞和下滑,折射出的是品种结构不合理、产业创新开发不足等老问题以及市场需重新定位和互联网时代营销推广手段落后等诸多新难题的多重叠加。“当务之急是整合产品资源,建设网络市场。”樊晓军说,“吕梁的红枣加工产品现有200余种,出现了多、小、乱的现象。目前需要通过产品资源的重新整合,归集为1-2个品牌,比如‘吕梁红枣\\’,然后以‘吕梁红枣\\’品牌进入全国乃至国外市场。同时要重视网络销售市场建设,加盟现有的国内国际大型网络销售平台,以降低销售成本,实现利益的最大化。”

  河南“好想你”枣业集团的谋变之路,为吕梁红枣的出路提供了借鉴。这家红枣加工企业,早已跳出粗放的红枣销售模式,将红枣深加工成枣片等产品,包装成口香糖的模样,打破了传统的包装样式,一推出市场就深受喜爱。深加工的效果立竿见影,高科技投入生产的“好想你”枣博士,一斤就能卖到280多元,3.6元一个,附加值大大提高。

  或许受此启迪,吕梁当地很多红枣企业开始注重深加工。2015年,一款“枣夹核桃”的产品在市场上大受欢迎,创新的效果可见一斑。“每斤的批发价都在40元左右。”安建军告诉记者,“不过夹核桃的枣大多是新疆枣和太谷枣。本地枣只有它们的2/3甚至一半大,包核桃有些困难。”

  对于本地枣不能夹核桃,安建军进一步提出自己的看法:“本地枣夹腰果或者花生仁,市场前景应该也好。”

  “从长远来看,还是要重视科技应用,推动园区建设,从而提高全市的红枣经济林建设水平。”樊晓军解释称,“由于农户过于分散,管理跟不上,放任不管的现象随处可见。应通过转包、出租、借用、互换、转让、入股等形式的土地流转方式,以组建公司、合作社、大户、家庭农场等经营主体的形式,使土地适当集中,形成规模经营,确保农户经济收益。这样,吕梁红枣才有出路。”